新闻是有分量的

消费升级,供给侧如何发力

2019-03-07 05:33 栏目:澳门正规网上真人博彩

  消费升级,供给侧如何发力

  【圆桌对话】  

  嘉宾:

  王一鸣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顾学明委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

  王 填代表(步步高集团董事长)

  主持人:本报记者 张翼 龙军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消费稳定增长。多措并举促进城乡居民增收,增强消费能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的2019年重点工作之一就是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总体目标,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需要继续从供给侧发力,推动我国消费升级。

  提档商品消费,经济增长第一驱动力将持续发力

  主持人:消费连续5年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但2018年消费增长仅为个位数,出现自2004年以来的首次个位数增长。消费是升级还是降级?消费增长态势如何?

  王一鸣委员:当前我国消费呈现平稳增长、市场规模稳步扩大、消费结构持续升级的发展态势:从宏观上看,恩格尔系数不断降低,用于购买生存型食物的支出在家庭或个人收入中所占的比重降低,意味着用于发展型、享受型支出比重提高;从中观上看,服务消费比重持续提高,旅游、文化、教育、养老等发展迅速,发展型、享受型消费需求增加;从微观上看,商品消费提档升级,时尚、品质、节能、智能等升级类产品受到市场欢迎,通信器材类和文化娱乐类商品销售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加快2.3和2.1个百分点。

  此外,对特色优质消费品的进口需求增长较快,也印证了随着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不断壮大,居民对高端消费品需求扩大的趋势。

  顾学明委员:综合考虑国内外因素,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继续保持首位,也是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根基。

  消费升级包括消费对象结构升级,也包括消费理念、消费方式、消费层次等方面的广义升级。从消费理念看,消费者追求奢侈大牌的炫耀性消费将变得更加理性成熟,品质消费、绿色消费深入人心;从消费方式看,消费者对网络消费、便利消费和体验式消费需求将进一步增强;从消费层次看,消费者从追求物质需求转变为更加重视精神文化需求,从生存型消费转变为发展型和享受型消费。

  王填代表:从具体实践来看,消费既有升级的趋势,也有消费动能不足的情况。中国的市场非常大,生态很丰富,消费升级的内涵跟时代及区域紧密相关,不同年代,各有各的消费升级。从整体趋势来说,现在的消费升级已经从物质产品升级到精神产品、体验类产品,这是一个最大的变化。

  找准新内涵,消费升级要消除阻力激活动力

  主持人:目前中国消费升级的动力在哪里?阻力又在哪里?

  王一鸣委员:消费升级的根本动力来自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和中等收入群体扩大。随着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扩大,对高品质的产品需求和日益多元化的服务需求将持续释放,城镇化进程加快也孕育着消费结构升级的巨大动力。

  影响消费升级的因素,主要是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有所放缓,居民家庭债务负担上升对消费形成一定的挤出作用,以及汽车等耐用品消费意愿回落等。虽然通信设备、智能化产品、个性化产品、网络消费等消费扩张趋势未变,但消费分层化态势日趋显现。

  消费结构将逐步由“住、行”主导向高端化、个性化、服务化方向发展,通信服务、养老、医疗、教育等领域将成为新的增长点。

  顾学明委员:当前消费需求日趋多元化、个性化,商品和服务供给不仅要保证数量充足,而且要保证有效匹配,即要充分考虑城乡之间、不同收入人群之间、不同年龄阶段之间对供给有效性的需求。目前商品和服务存在供需错配,总体过剩、结构性供不应求现象广泛存在,尚不足以满足人民消费需求变化。

  王填代表:影响消费升级的主要因素,还是广大群众的可支配收入,就是除掉房贷、车贷、教育开支、健康开支、日常开支等支出后,还能有多少钱来消费。未来消费新风口,我认为应该是家庭人工智能、大健康、大教育、养老产业等方面。

  填补“质量缺口”,供给侧发力打开巨大市场空间

  主持人:如何从供给侧发力,打开消费的巨大潜力空间?

  王一鸣委员:从供给侧打开消费需求空间,关键在提高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质量。如果说,填补“数量缺口”是高速增长阶段发展的动力源泉,那么,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填补“质量缺口”将成为经济发展的潜力所在。

  从政府层面而言,扩大消费,促进消费结构升级,要落实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千方百计促进居民增收,增强消费能力。加快建立健全层次高、覆盖广、约束强的质量标准和后评价体系,强化消费领域企业和个人信用体系建设,健全消费者维权机制,改善消费环境。进一步放开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积极发展教育、育幼、养老、医疗、文化、旅游等服务业,推动消费升级。

  顾学明委员:当前居民对商品和服务品质更加挑剔,海外代购奶粉热度不减,“好保姆、好月嫂”千金难求。海淘用户规模迅速扩大,跨境电商进口规模翻倍增长,这些都反映出国内商品和服务供给品质难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解决不平衡不充分供给促进消费升级,必须解决有效供给和供给质量问题。要创新国内商品供给,也要增加海外商品有效供给,还要扩大消费性服务业开放。

  王填代表: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发力:新产业,新技术,新消费。企业要重点做好创新发展。面对消费者更丰富多元的个性需求,更理性追逐品质的高质量消费需求以及更关注体验、服务以及更高效率的需求,零售商超在将产品扩充到极大丰富的同时,还需要更精准的需求匹配和更有趣、贴心的体验。线上线下全渠道融合,不仅是零售商超行业发展的重要趋势,也将成为整个零售行业的未来走向。

  主持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消费稳定增长。未来消费升级将如何实现?

  王一鸣委员:展望2019年,消费增长将保持平稳,服务消费比重将继续提高,消费结构向高端化、个性化、服务化升级的趋势日趋明显。从供给看,我国拥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体系和不断增强的科技创新能力,随着生产方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加快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不断提升,支撑消费结构升级的条件继续改善,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将持续增强。对高品质的产品需求和日益多元化的服务需求将持续释放,孕育着巨大的消费潜力。

  顾学明委员:要推动消费环境不断改善,一是充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化手段,探索实行“互联网+监管”模式,推动实现智能监管;二是在知识产权、质量保障、信用管理等方面借鉴国际高标准规则;三是便利消费者投诉,如成立消费纠纷独立非诉第三方调解组织,建立跨境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等。

    王填代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多措并举促进城乡居民增收,增强消费能力。其中,发展消费新业态新模式、健全农村流通网络、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内容,对于我们实体零售业来说,都是重大利好。在世界贸易格局日益复杂的情况下,拉动内需、拉动内部消费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非常重要的意义。